巴勒斯坦和以色列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是同一个民族吗? 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关系恩怨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饮食养生汇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历史纷争简单而言是什么?客观地说谁更得人心?犹太人艰难建国,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却不得不以难民的身份到处流浪!民族意识只有在斗争之中才会凸显!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之间的关系并非三五本书能阐释清楚。去过以色列的人应该会发现,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共同工作、逛街购物,很似融洽。以色列建国仅66年,资源贫乏没有石油金矿,但是人均所得是世界的前十,邻国的3-5倍,连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收入都比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人还高。这可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全体人民及国家努力的成果。我们要探讨以色列建国的历史,才能窥知所有冲突问题的根源。

  巴勒斯坦的由来

  巴勒斯坦最早出现在圣经- 即为Philistine,中文圣经翻译为“非利士”,乃犹太民族的世敌,怎么打也打不完。而圣经时期的非利士领土,恰好是如今的加萨走廊一带。

  将整个迦南地、也就是犹太领土命名为巴勒斯坦的,是罗马人。公元一世纪时,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将所有犹太人放逐后,故意将犹大国以犹太人的世敌- 非利士命名,成为叙利亚-巴勒斯坦省(Syria Palaestina),藉此抹灭犹太人在这片土地上存在的历史。他还把耶路撒冷改名为Aelia Capitolina。而巴勒斯坦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到现在。

  以色列建国前,是由英国所托管,而英国托管前则为奥斯曼帝国的属地。在英国托管的29年间,整块地只是片沙漠,只有游牧的贝都因人和少数犹太人居住。尽管如此,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前,就有许多的犹太回归组织,把许多欧洲的犹太人运往他们2000年前的祖先领土。

  以色列正式建国

  以色列建国前的情况为,土地由英国代管,境内涌入许多犹太人,同时也有阿拉伯人。许多犹太人为了抵抗英国的入境限制,牺牲了性命。因此在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经由会员国投票表决后决定,将在巴勒斯坦土地内建立一个犹太国家,以及一个阿拉伯国家;而英国托管的期限为1948年5月14日。当时的犹太人领袖代表,戴维?本古里昂,也就是第一届的以色列总理,很高兴地接受这个计划。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也就没事了,但是就搞砸在阿拉伯联盟不同意。他们不同意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中东不该有犹太人国家,应该都要是阿拉伯国家才对。因此,当时可以建国的巴勒斯坦不但放弃了建国的机会,更在以色列宣布建国的隔天,集结四个阿拉伯国家,攻打才建国一天的以色列。结果还打输。

  1949年,阿拉伯联军打不过以色列只好认输后,和以色列签订停火协议。当时协议中的停火线,就是现在我们所知的以色吃什么能治癫痫病列国土。(除了戈兰高地是1967年,五个阿拉伯国家又再次攻击以色列,而以色列打赢后所得到的领土,也就是六日战争)

  以色列独立战争导致所有的阿拉伯国家把境内居住上千年的大批犹太人驱逐,并没收所有财产。这些犹太人大部分成功地辗转逃到以色列。当时以色列所吸收的犹太难民,就超过70万人。

  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看看以色列多小,被多少阿拉伯国家环绕着:你能找到万绿丛中一点红的以色列吗? 因此,以巴冲突的乱源,实为阿拉伯联盟否认以色列合法的建国主权所导致!!!

  其他中东国家的乱源,实为回教之间的派系及政治之争,冲突已超过千年。看看其他没有犹太人存在的阿拉伯国家就知道。但是,怪罪以色列是最方便、又不会冒犯政治正确的选择,因此,国际媒体也趋之若鹜的对以色列采取不公平、甚至虚假的负面报导。例如:在耶路撒冷老城的两名路人被刺杀身亡后,警察追缉并将凶手射杀。BBC 的头条报导为: "Palestinian shot dead after Jerusalemattack kills two" - 巴勒斯坦人被射杀,在耶路撒冷的攻击造成两人死亡后 (下图左)。这个标题不旦完全没提到以色列的无辜受害者,还试图将攻击凶手掩饰为受害者。

  在以色列外交部的严正抗议后,BBC 才改为右边的标题: "Jerusalem: Palestinian kills twoIsraeli in Old City" - 耶路撒冷: 巴勒斯坦人在老城杀死两名以色列人。

  以色列是国际认可的合法国家,是中东唯一真正的自由民主国家,也是中东唯一的非伊斯兰教国家。以色列自立自强,默默吸收所有难民,创造许多奇迹。停止以巴冲突的唯一方案,是让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建国的事实,并遵守国际公约,停止金援恐怖分子,并停止进行不实的指控和媒体报导。

  同时,我们也非常尊重巴勒斯坦人们的追求自由美好生活的权利,但这些不是能依靠武力换来的,而是通过和平共处得来的。我们衷心希望巴以减少冲突,避免无辜人民遭受伤害,并希望巴勒斯坦人民拥有良好的教育和社会体系。

  在当代以色列境内的非利士人建立了五座主要城邦,Ashdod, Ashkelon, Gath, Gaza, Ekron. 其中的Gaza就是大名鼎鼎的加沙。这些城邦,有些后来可能被犹大王国攻占,而至迟被新巴比伦帝国大军于公元前六世纪前后征服。正如犹太人经历的巴比伦之囚,这些非利士人的国家上层居民可能也被虏到了巴比伦或帝国的其他地方。巴比伦时期开始,这些城邦的居民被更换为了从北方迁来的腓尼基人。

  我左乙拉西坦片价格个人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今年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与古代的非利士人有直接的关系。即便血统上有关联,也早已无法辨别。迦南地区曾经生活着各种民族的居民,从闪米特人、胡里安人、非利士人,以及后来的希腊移民、阿拉伯征服者等。现在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大多可能是被阿拉伯化的当地非犹太居民,甚至包括北方大量被同化的撒玛利亚人。

  但我们要问一句:犹太人呢?是否可以通过“血统”来支持领土诉求?这个话题恐怕就高度敏感了。不管是西方少数学者、以色列学者,还是很多穆斯林宗教学者,都对当代犹太人与古代犹太人是否存在血统上关联表达了质疑。

  有一种说法认为德系犹太人(Ashkenazi)多为中世纪改宗犹太教的哈扎尔(Khazaria)王国后裔,根本就与古代犹太人没关系――而下文将提到的西方犹太人主导的复国主义,也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根基,那么所谓犹太人也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西方殖民者。由于犹太的血统问题很敏感,也就让这方面的遗传学、分子生物学研究也蒙上了政治阴影。

  三、犹太复国主义与现代以色列国

  从罗马时期之后的犹太人流散史,在这里就不作赘述了。虽然有一段时间,犹太人被禁止进入耶路撒冷,但在两千年当中,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社团并没有绝种。

  现代犹太复国主义的诞生,我们更应该放到近现代欧洲历史的背景中去理解。简言之,复国主义与十九世纪欧洲的民族主义思潮关系紧密。同时,恐怕也和犹太人在欧洲基督教大环境下长期受到歧视、敌视和疏远有关,例如欧洲历史上认为犹太人会绑架并杀害基督徒的孩童取其血液(Blood Libel),例如1492年伊比利亚半岛的犹太人大驱逐等。

  虽然拿破仑战争客观上将犹太人从自己的小圈子里解放了出来,也客观上拉开犹太人在学术、商业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的序幕,有些人开始积极同化于基督教欧洲文明,并且不惜改宗基督教(如门德尔松家族,马克思的祖辈等)。

  但欧洲民族国家形成之后,犹太人因为其特殊的宗教背景,并没有被很好地纳入新的民族国家体系当中。十九世纪末期也发生过俄国驱逐犹太人事件(与哈尔滨以及后来的天津犹太人社区的形成关系紧密)。

  一战时期,不仅敌对国的犹太士兵受到了国家认同与民族、宗教认同的煎熬,而且犹太人的忠诚度也并未被欧洲国家接受。比如法国的德雷福斯事件。因此,犹太社会活动家,如赫策尔、本耶胡达等开始谋求复兴犹太文化、复活希伯来语,并建立犹太人自己的国家。

  当然,赫策尔的《犹太国》里并没有强调在巴勒斯坦建国。但不可否认,在犹太人心里,耶路撒冷和迦南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过去,欧洲犹羊角风传染太人见面打招呼,都会互相祝愿一句:来年在耶路撒冷相见。当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慢慢失去对巴勒斯坦的控制时,有些犹太人开始到巴勒斯坦买房置地,建立商业和工业。

  几十年内,以色列基本形成了自己的统治和社会秩序,俨然就是一个国家。大体上,这个过程里,奥斯曼政权干涉有限,而当地阿拉伯人的反应可能也有些不够及时。更重要的是,巴勒斯坦作为英国委任统治地,犹太人的移民行为因1917年《贝尔福宣言》而(在初期)得到了列强的认可和支持(二战之后列强还是抛弃了犹太人的,巴勒斯坦的大门也暂时关闭了)。

  总之,慢慢地就形成了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准政权机构的既成事实。到了1948年,根据联合国决议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分别建国,紧接着双方的战争就爆发了。

  我们不要忘了,二十世纪初期,民族主义思潮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欧洲的范围,从中国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境内的各民族,都在谋求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奥斯曼内部,阿拉伯人也在谋求独立,现代的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等政权也在列强的干预下渐渐成型。但有些民族没有享受同样的待遇,例如库尔德人、自称亚述人的基督徒等。巴勒斯坦人,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因素,也尚未能成功独立建国。

  在此,我想交待的并不是历史细节,而是这样一个观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是一个近现代的历史事件,不能将其与时代背景割裂开来。

  我认为,讨论现代国家的建立不能脱离十九世纪末民族主义兴盛大潮的背景。虽然民族国家未必是国家发展的未来趋势,甚至很可能不是,但在上个世纪初期,这个思潮激励了很多民族谋求独立,包括以色列。

  国家政权的建立和延续需要硬实力和软实力的结合。硬实力方面,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机构是具备行政统治力的,不仅有一定产业,而且还有海外犹太人的资金支持。此外,建国后以色列在几次战争中,虽然有时候有西方国家的支持(不是每次,比如第二次中东战争即苏伊士运河战争),但不得不承认在与阿拉伯人的作战中以色列人表现了更强的意志和战斗力。而阿拉伯国家联军有时候各自为政,各怀鬼胎,战力大打折扣。

  软实力方面,伴随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首先复兴了希伯来语。希伯来语长期不是口头语言,直到本耶胡达着手复活它。在上世纪上半叶,希伯来语的印刷品、广播也逐渐丰富起来。科教也是很重要的一环,1925年,犹太人在东耶路撒冷的一个阿拉伯人村子旁边建立了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并非第一所犹太人的大学)――校名请对比香港中文大学,顾名思义,这所大学的教学语言是希伯来语。虽然希伯来语是一门年轻的现代语言,但却被力排众议,选为大学的教学语言。这无疑是结合现实考长期服德巴金的副作用虑、民族感情的重大决策。

  而古代历史传统更多充当对内增强凝聚力、对外宣扬领土索求正当性的文宣口号作用。直到后来,中东的新兴国家也时常会将自己的统治与古代历史相提并论。譬如巴列维王朝对古波斯的推崇,萨达姆对古代两河流域文明的利用等。而考古、历史的这一作用,当然不限于亚欧大陆的另一端。

  总结

  1、为什么犹太国建在巴勒斯坦?我觉得一方面有犹太民族和宗教的感情作用,直至今日耶路撒冷对于很多犹太人而言是无可替代的,1967年打下来之后绝不让人。因此在犹太人在欧洲受到排挤、欧洲民族国家兴起的那个时期及其后,或许有些人移民选择这里的动力也大一些;另一方面,恐怕也和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此处的统治不力有一些关系。当地的阿拉伯人(穆斯林和基督徒)可能一开始也没有形成紧迫感,也缺乏强有力的机构来对付犹太人移居的事实,慢慢地就没有回头路了。换言之,有动机,也有可行性。

  2、而用古史、亚伯拉罕去解释这些 ,并不是对现代以色列历史事实客观描述。更多表达的是以色列某些人群的意识形态。这并不应该也没必要成为我们中国观察者的立场。别说4000年前也不一定有什么亚伯拉罕,就算是亚伯拉罕的墓里面的遗体别着胸牌写着“我就是亚伯拉罕,亚威神让我离家出走到迦南来”,那现代以色列国能否建立起来,也要看建立过程中的历史背景和各方实力与策略。

  3、 在中国,巴以冲突从不是什么冷门知识,传统上我国的宣传口径是偏向巴勒斯坦一方的。而近年来,随着以色列越来越加强与中国的交流以及对华宣传,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对这个国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及正面的情感。当然,背后有时还有中国人自己的宗教因素――毋庸讳言,亲以者中不乏基督徒,而反以者中不乏中国穆斯林。前者还让人想起美国亲犹亲以反伊斯兰教的福音派基督徒。在这种复杂的背景下,我建议我们无论自己的宗教背景、专业背景如何,都对这个问题尽量保持一个中立的看法。我们终究是中国人。

  我们个人的利益和中国息息相关,和巴以任何一方的关系,也是建立在中国国家利益基础之上。如果有些朋友对中东历史和地缘政治很感兴趣,并学习研究这个话题。那么我的看法是:中国需要的既不是亲以的中东学生和学者,也不是亲巴的中东学生和学者,而是亲华的学生和学者。我们观察其古代历史、文明特征、现代政治等议题,还是应该以自己的视角去分析为上。

  当然这只是理想化的愿望,我知道现实生活中,宗教和民族感情、资金来源本身就影响学术研究和学生学习的心态和动力。我只能说我自己尽量如此。犹太人、穆斯林都有朋友,但我的出发点是自己的文化和国家。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